紫灰山主人

首先要对首页所有喜欢德拉科/马尔福的朋友道歉

因为虽然我明知道这或许会伤害你们的感情,但我实在忍不住要吐槽了。

因为他真的是一个虚伪的懦夫,愚笨的败类,自负的蠢货,双标的叛徒。

我没办法管那种热衷于欺凌弱小的癖好叫作“顽皮”或者“爱捣蛋”,也不愿意把他为了折辱、诬陷他人而伪装出的一副楚楚可怜的矫情模样称为“撒娇”或者“使小脾气”。

在我眼里那就是纯粹的坏和恶毒。如果你坚持认为他“并没有真正做出什么太坏的事”,那我也坚持,这只是因为他的胆小和平庸——外强中干、庸碌愚蠢。

看看他的才华吧,在他自己引以为傲的魁地奇比赛中最杰出的贡献,大概就是费尽心思地编纂了一首“韦斯莱是我们的王”(还为了押韵这种简单的事情大伤脑筋)。我怀疑他从来没有想过要光明正大地和任何人竞争任何东西,哪怕是在他自己眼中非常擅长的领域。

说句更刻薄的话,比起克拉布和高尔,他唯一的优势或许就是家族的地位更高。而他和乌姆里奇最大的区别无非是电影改编的时候选用了一位幼时非常可爱而且少年时期也十分英俊的演员。

不要提那些陈词滥调,比方说“他先是马尔福,才是德拉科”。哦吼,在我看来,人首先应该是个人,是个不那么卑鄙的人,再是马尔福或者别的什么东西。

亦或是“独角兽羽毛做杖芯的男孩能坏成什么样呢?”啊……是呀,那么凤凰福克斯的尾羽毛做杖芯的男孩(指汤米里德尔)能有什么坏心眼呢

还有更有力的论据吗?说他也挣扎过?说他也很痛苦?说他只是摆脱不了家族的影响?那么我觉得虫尾巴比他痛苦多了,挣扎多了。你看嘛,都痛苦得暴瘦且斑秃了呢。●°u°●)​ 」我咋没见那么多人喜欢他呢?


看脸就看脸,这年头谁不看脸……你喜欢他也是自个儿的自由,但是能不能不要把这么一个混球描述成傲娇中带着点可爱的口是心非小甜心?

还“斯莱特林总是会错过最爱的人”,“斯莱特林用野心培养出一个个痴情种”,放屁呢……(不少爱说以上这些话的人,甚至以为格林德沃是斯莱特林的人)



这写得是个屁!

非人类摄影工作室:

已阅,狗屁不通 




几个比较臭的屁点:


1、红尾蚺也好,球蟒也好,都不是我们本土的物种。所以说为什么被原产地的人们人工繁殖的子代宠物个体,会在我们这里变成国二呢?你问我啊我也不知道。


同样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泽巨蜥(原产地数量远超一千万,比人口还多,绝对的无危物种,每年被做成皮革出口。在世界其它地方会被认定为外来入侵物种)在我们这儿是国一和大熊猫一个级别哈)。




你非要让我给个理由,那我只能说是我们的东宝做得太烂爬,管的人瞎指挥,办事的人不负责,以至于只好一刀切:蟒蚺一律国二,我管你它是不是真的“野生动物”,是不是真的“濒危”。




2、你说这些蟒蛇都是保护动物,啊行,虽然不合理但的确是真的。


“隔着透明的玻璃如此近距离搬运毒蛇”?




毒蛇?毒蛇?你怕不是哈利波特看多了以为这是蛇怪哦?


谁告诉你蟒蛇有毒?不求你写文章之前做调研做功课,哪怕你上百度查一查呢是不是?




3、“几分钟之内,它们能杀掉十个人”


杀个屁呢杀?


就这个箭毒蛙,年年一群垃圾营销号到处博眼球,1ml毒液能杀死多少个成年人……是是是,那你有没有算过多少只箭毒蛙才能提纯出1ml毒液?


首先要明确的是,箭毒蛙本身是没有毒的。


它体表的毒液完全来自食物,(一些原产地的毒虫),然后再富集在体表。


人工繁殖养殖的箭毒蛙喂的都是果蝇之类的食物,有个锤子的毒?


箭毒蛙的繁育难度并不大,所以我不认为有哪个卖家非要跋山涉水到原产地的雨林里去给你逮野生箭毒蛙。


退一万步说,即使逮着了,你也逮不来原产地的那些有毒的昆虫。一直喂果蝇的话,几个月之后就没有毒性了。


再退一万步,即使是野生的箭毒蛙,也不会通过皮肤接触伤害到人。箭毒蛙,人家名字叫“毒蛙”,毒液需要涂在箭上。一箭过去流血了,毒液进入血液致死。


手上没有伤口的话,你把人家的粘液涂一涂最多当护手霜,激动啥嘞?还“我们的皮肤只要沾上箭毒蛙的毒液,不到五分钟就会身亡,根本来不及去医院”。


而且我一开始就说了,这些箭毒蛙压根就没毒,比你吃的牛蛙都安全……




我只能说,走私动物的确不好,很不好。因为即使你从国外买回来的是无毒的箭毒蛙或者红尾蚺,它们也有可能携带其它细菌病毒寄生虫。另外,宠物一旦逃逸,的确有可能破坏当地生态


(箭毒蛙倒是不用担心这一点,因为它是玉林蛙,饲养条件比较苛刻,需要高湿和相对的低温,跑出去也活不了几天。)


但是现在最常见的外来宠物可并不是我们这些养爬宠的人搞出来的……英短美短暹罗,你听名字就知道它不是本土物种……好家伙这放出去了不比跑掉一条玉米蛇对生态的危害大?


另外,玩爬的人是真的不想用这种途径买蛇买蛙买蜥蜴,是真的不想发活体快递,但是还能咋办嘛?


飞机高铁火车地铁公交通通不允许带,好,那我去办理宠物托运可以吗?“不行!”


为什么不行?“因为它属于会给他人带来危害的异宠”


可是它没毒呀。“那你也不能保证它不咬人。”


可是猫狗也会咬人,咬伤的例子更多也更严重。“但你养的是蛇。


我装在很结实的盒子里,绝对跑不出来不可以吗?“不可以。






我刚开始运营这个账号的时候遇到过类似的事情,就是那阵子在追剧,剧播期间我一共发过三次蛇。


于是就有人开始了……


“天天发天天发一打开tag就看能到。”


没天天发呀,你能看到那是因为我热度高……




“考虑过怕蛇的人什么心情吗?”


也没见你考虑我什么心情。




“真的不算ky吗?”


我当时回了一句“怎么满tag那些猫塑狗塑的你不管呢?”


然后人家理直气壮地反驳我说“猫狗跟蛇能一样么?




你看,无知又自大的无赖们的说辞来来回回就那么两句,道理讲不通的时候他们就会摆出一副理所当然地样子:“你和别人能比嘛?你配吗?”









九月札记(一)


*附近新开了一家“泰风”奶茶店,去点了一杯泡鲁达,配料不算太地道,但也还好。

好吧,其实我也没吃过“地道”的。

前几天中午出门吃饭,看到一家过桥米线,店面看着挺干净。

走进去(我以为走进去了)看菜单,却没看到过桥米线。我心里稍微觉得奇怪了一下,但也没在意,因为我看到了自己爱吃的另一种米线。

点完单打算去旁边的花店转转,出来才发现走错门了,过桥米线在隔壁的隔壁,隔得还不算太近呢。

不知道我走路的时候脑子又开茬想什么去了



*处暑过去也没多久,但重庆忽然连着下了几天雨,十分美丽冻人。

我一直觉得最早发明历法的那些人相当了不起。在我看来,最难的倒并不是计算、记录和编纂,而是最初注意到季节、昼夜与天气的更迭。

春天开什么花?秋天的月亮有哪些不同的光圈?夏天何时吹送凉风?冬天下几场雪?

蚂蚁和蜘蛛总能提前预知天气的变换,蛇宝宝都知道自己该什么时候钻出蛋壳,蝉总在那短短的半月里齐刷刷地从土里钻出来,但凡提早或者晚上几天,就赶不上一生一次的聚会了。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自己的同类,以及同类和前辈们发明出来的东西上太久了,以至于混忘了我自己原本也是个会受这些影响的活物。


*养了一些栎黄枯叶蛾,圆滚滚毛茸茸。

我对虫子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在自己没预料到该有虫子的地方看到虫子,实在能让我疯掉。比如饭菜里,衣服上,花叶子底下。

这些蛾子长大了比蚕漂亮,所以幼虫时期也比蚕娇气些,第一次买来的枫香叶子不大新鲜,又重买了一次。

(下面这些是茧的样子,是送我蛾子的小姐妹发给我的照片)


另一方面,我又挺喜欢各种漂亮的小虫子,且不说蝴蝶啦蜻蜓啦,单是毛毛虫其实也挺可爱。瓢虫最好玩,我养过一只,叫“Dorothy”(多萝西),名字的意思是“神之赐予”。

我那会儿上中学,在英语课上扒拉着词典一个一个地找,想必显得十分用功,实际上是在给瓢虫取名字。

看到这个“神之赐”,想起汪曾祺写的散文里有这么一段:

      瓢虫款款地落下来,折好它的黑绸衬裙------膜翅,顺顺溜溜;收拢硬翅,严丝合缝。瓢虫就是做得最精致的昆虫。

      “做”的?谁做的?

       上帝。

       上帝?

       上帝做了一些小玩意儿,送给他的小外孙女儿玩儿。

       上帝的外孙女儿?

       对。上帝说:“给你!好看吗?”

       “好看!”

       上帝的外孙女?

       对!

所以叫作“神之赐”还挺应景。


*家里养的昙花开了。


这棵昙花和我年纪一般大,几乎年年要开上十几乃至几十多。平时就搁在阳台上,养得也不算很精心。

昙花叶子是波浪形,叶形不算很优美,长得高了之后整棵的形状也不算特别好看。(我这么说不是要欲扬先抑,因为大自然里花叶茎俱美的植物比比皆是,更何况美与不美无非是各花入各眼。如果非要牵强附会地扯一通大道理,比方说“昙花平时不起眼,所以开花时方能惊艳四座,芭蕉仗着自己叶子好看不思进取,开出的花就笨拙丑陋。人亦如此……”那才是无聊透顶呢)。

但是昙花开起来的确惊艳,而且很香,隔着房门在别的屋都能闻到。



*比较起来,我就不大喜欢栀子花的味道,香得人头疼。

还是汪曾祺:栀子花粗粗大大,又香得掸都掸不开,于是为文雅人不取,以为品格不高。栀子花说:“去你//妈/的,我就是要这样香,香得痛痛快快,你们他//妈/的管得着吗!

可我就是不喜欢,那你也没辙。就像哪怕是汪曾祺活过来,要是想来lofter这个小破软件发个散文,也得规规矩矩地把他//妈/的你//妈/的都打上分隔符号。

说起栀子花又要PTSD,现在点开“栀子花”这个tag,铺天盖地全是张哲瀚。

我之前喜欢他喜欢得不行的时候,也说不上到底觉得这人哪里厉害得很。拽、极度的自信、凡事总要拿个名次争个输赢……这些特质都是我不怎么喜欢的。

现在想来,兴许就是欣赏那一点“你管不着”的“痛痛快快”。

不过栀子花再怎么不讲道理,气味总归还是能被算在“香”的范畴里,有些事情的对错就不能归结成对香型的偏好了。


*正巧今天九月三号,越发得多说两句。

我不是没纠结过这人到底是“蠢”还是“坏”,虽然不管是哪样都惹人讨厌嫌弃,但毕竟程度不一样。

但后来又觉得,说得刻薄一点,“蠢”要是妨碍了别人,要是误了事误了人,也就成为一种“坏”了。

所谓“忘记过去就等于背叛,遗忘历史就意味着背叛是派生的”不知道能不能解读出这么个意思。



*这类问题我老是想不明白,想着想着就又难过又生气又无能为力。

所以一边觉得文史哲也好玩,一边不肯好好地去学,只爱挑拣一些情啦爱啦风花雪月之类的东西去看。


*我觉得也没啥不好的。有些事情不必要人人都懂,有人明白就行(不负责任的偷懒说法)。我负责学点自然科学,干活就行。



*我这人既保守恋旧,又好奇心强喜欢新东西,所以常常把自己搞得很累。

再比方说看电影。我经常端着一瓶什么喝的东西就去了,管它什么新上的电影呢,时间合适就挑一场看。

有时候会碰巧看到好片子,比方说前阵子的《白蛇传-情》,有时候则会遇到(我认为的)大烂片。什么《木兰-横空出世》、《赤狐书生》之类的。

但我又钟爱一些看过很多遍的电影,翻来覆去地重温,每隔几个月不看一遍就像缺了点什么似的。

这样一来的后果就是:观影量其实并没怎么上去,但花在这上面的时间金钱却不少(电影票和各个平台的会员)。

吃东西也总会纠结。一家店里但凡有几样食物和我的胃口,我就老想着重复地点这几样。毕竟它们已经足够好吃,即使吃不到更美味的也不算可惜,但倘若为了追求那个“薛定谔的更好吃”点了新菜,结果一开盒子,boom,点菜翻车,那就大大地划不来了。

折中的做法是几个人一起去,先点旧菜“兜底”,再尝试新菜。

前几天买了一点阳荷回来清炒,好好吃!强烈安利!口感和味道都很独特,质地介于竹笋和茭白之间。

感觉炒上腊肉啊回锅肉什么的也会好吃,但我最近在健身,就吃得清淡一些吧。



*八月底的时候,手机屏幕摔坏了,拿去换了一个(之前就换过一次了)。

用了不到一星期,前天走路一个不小心又摔一跤,膝盖擦破一小块皮,手机从口袋里蹦出来又磕掉一小小块屏幕。正凑合用,今天早上风风火火出门的时候,裙子袖子挂住了门把手,手里的手机由于惯性继续往前飞。

biaji——

天热不想出门……加上屏幕也不便宜……先凑合用吧눈_눈才换完不到十天,这也实在太挫败了!下回再换完一定去支付宝买个屏幕险。










快要给我烦死了(눈_눈)

老实说我是真没觉得神雕里小龙女杨过的感情线多么戳我,也不是你天天在主页来回骂的“杨龙粉”。

但是,你硬要通过“金庸让杨过给一种他虚构出来的好看的花起名字叫龙女花,结果'龙女花'这种植物确实存在,所以他写的时候是暗示杨过对小龙女的感情和红色的龙女花一样压根不存在。”是不是有点扯?

而且你说的那种白色龙女花,人家是云南那边产的,绝情谷离襄阳不远,一般认为在河南那一片,所以说杨过嘴里说的龙女花绝对不是真实存在的“龙女花”。

情花到底是啥花?有人说是曼陀罗,我也不敢苟同。照你的说法,虽然公孙绿萼尽管为杨过死了,但是她喜欢的也一定不是杨过,可能是她的大胡子大师兄樊一翁。

蛇压根接收不到空气中的声波,所以黄药师吹曲子退蛇阵是他自己吹牛的。

段誉吞下去的莽牯朱蛤显然不存在,类似的雨林蛙在中国也活不了,张无忌养的金花银花蛇也是没有的东西,请你都来挨个给我分析分析。

你这位朋友的语言表达能力有待进一步增强,我读了好几遍才弄明白你这段颠三倒四的话想表达啥。🙃


有河南周口店附近的朋友想领养猫猫吗?单眼异色瞳,非常漂亮


八月札记(一)

*天热,气闷,懒得出门。


*七月里一时兴起,写了一个关于爬宠的帖子,被几个老玩家(圈内喜欢称“大佬”)看到之后夸赞了几句,于是我就忽然一下也几乎跻身“大佬”之列了。

微信哔哩哔哩地有人发私信,再去发帖也有人在下面大佬大佬地叫。

可见“大佬”的头衔是多么容易得到,又多么不靠谱。不过当初夸我的那几位,人家是真的经验很丰富。


*很久之前认识了一位小哥,我当初对人家颇有点“crush”的感觉。虽然之后并没继续发展,但仍然保持着友好亲切的联系。

多年来我一直很欣慰,两个长得好看且具有性吸引力(没,他挺好看的,我这一部分是我吹牛的)的,取向为异性的异性之间真的能保持这种温馨的友谊。

前些天得知,他过去这些年一直误把我当作另一个我们俩都认识的男性,且因为我曾在上一届欧洲杯期间对格里兹曼、纳尼和罗总裁的外表大流口水,他隐隐约约地认为我是个同志。

“你给我发过一段视频,拍的是你那些爬宠,我当时的确相当疑惑因为我听到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不过我觉得兴许你是个跨性别人士。”

所以,令人欣慰的是,我虽然仍旧不确定直女和直男之间能不能建立美好的纯友谊,但显然,直男和gay之间是能建立起来这种关系的。


*去姐姐家玩,看我一岁多一点的小外甥。我兴致勃勃地想做个实验,看看人类对蛇、蜥蜴、蠕虫这些东西的恐惧会不会真的是“刻在基因里”。

但见了他我就发现,他不是不怕蛇或者不怕蜥蜴,他简直什么都不怕。

人类幼崽的精力太旺盛了。


*塌房塌房塌房。

七月份把微博卸了,812号才下回来,因为第二天是包老师的生日,我撺掇着大家搞了个小活动。

凌晨四点,看张哲瀚在日本看樱花未眠。

我真傻,真的,我只知道不要轻易靠近活的立本人,不晓得甚至不能轻易靠近那些靠近立本人的非立本人。🤦‍♀️😿

因为之前一直完全没吃到什么负面的瓜,所以对我来说,这个房子是咔嚓一下忽然塌的。

六月的我,家有仙妻。

八月的我,家有先妻。

庭有枇杷树,吾前妻糊掉的那年手植也,今烂在地里了。


*去年夏天常吃的那家鸭脚板汤锅,在美团饿了么上都死活找不到了,兴许是关门大吉了,兴许是改名了。


*和一个笔友聊天,他是法国人。我磕磕绊绊地讲了一句白居易,他立马“啊这句话真好我要把它记下来。”

我觉得还挺神奇的,你看,虽然我的英文非常不咋地,他的英语说实话也没好到哪里去,居然能很轻易地get到这个点。

Perhaps she's an angel instead of normal beauty.

That's why she only lived to be thirteenth.

All good things in the world are fragile like glass.

The most beautiful sunset also dissipates the fastest.

我在学法语,觉得它比英语难。😾💔💔


*我发现了一种比较好吃的吃蛋的方法,即先水煮,在剥壳来炒。

比方说同样是番茄炒蛋,这么做就要更好吃一些。


*国内养守宫蜥蜴之类的宠物多喂面包虫,因为便宜好养活。

其实面包虫并不是很好的饲料。

我看Snake discovery的视频,她大力推荐的是另一种蠕虫,长得快,蛋白质含量极高,脂肪含量极低,且几丁质很少,好消化助排泄。

仅有的缺点是贵且难找。

你猜是什么?!蚕!

但是国内养蚕的多呀!等我闲下来了研究研究蚕怎么保存。


*宠物这个概念,想想实际上是很奇怪的。

我们常说那些猫猫狗狗是自己的孩子、朋友,我向来觉得这个想法没问题。

但自从开始养互动性极差的爬宠,我就开始怀疑这一点。

小昭(我的猫)究竟是愿意做一只自由但活得辛苦些的流浪猫,还是愿意待在我家,吃得好睡得好但是必须要忍受绝育、洗澡、不怎么大的活动空间,和她最深恶痛绝的洗耳朵呢?

我们养爬宠的免不了接触各类活体饲料,但这些饲料本身还挺可爱的。

比方说乳鼠,热乎乎的小小一只,又软又毛绒绒。刚长出毛的尤其可爱,叫声尖细微弱。

百度贴吧的各种蛇吧跟仓鼠吧向来是“世仇”,我们的爬群里也隔一阵子就有爬友说自个儿又被养鼠当宠物的人骂变态冷血。

有一阵子玉米蛇吧风靡两个帖子,发帖的人为了故意膈应仓鼠吧的吧友,大谈喂仓鼠的好处。

(后来被证伪了),原因是从没有证据表明仓鼠更有营养,且仓鼠嗉囊里容易藏粮食,毛又多,会导致蛇吃完犯肠胃炎。


*新到了一条淡黑薰衣草玉米蛇,是个姑娘,血红瞳。

刚开盖子就咬了我一口,真凶。

脾气这个因🐍而异,玉米蛇大多又怂又乖,我还是第一次经手这么凶的苗子。

虽然牙小不算多疼,但还是出了一丝丝的血。所以我决定管这个小吸血鬼叫,Mavis。

精灵旅社4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看到,老实说,3让我挺失望的。好笑虽然好笑,可爱也依旧可爱,但我总觉得德古拉另有了心上人这一点非常奇怪。

不是说我觉得一个丧偶单身长达(至少124岁,Mavis118岁结婚,大约一年后生下丹尼斯,丹五岁长出尖牙)的可怜老吸血鬼不能再次坠入爱河,只是它太突然,太无厘头了。

“zing”到底为什么会出现两次我也不晓得……

尤其是,如果第一部他接受了女儿爱上人类,第二部他明确讲过不论外孙是人类还是吸血鬼都会同样爱他,第三部甚至自己爱上了一个人类……那第四部预告里强尼说“你歧视我不是怪物”岂不是无理取闹?整个第四部还有什么必要去拍呀!

就好比,一个丧偶的男性重新遇到真爱打算再结婚,正常吗?正常。但那个男性如果是黄药师,那就大大地不正常。总之我觉得这一段OOC了。




迪士尼儿童话剧之龙虾奇缘

大家好,我是布鲁克林大排档活动的零点棒,下面给大家带来一道十三香小龙虾。


盾冬

演职员表

史蒂夫:饰演正直善良的捕虾水手

巴基:饰演一言九鼎的职业杀手

莱利、山姆:饰演史蒂夫的朋友

娜塔莎:饰演丘比特(不是)

皮尔斯:饰演不需要露脸的虚伪反派

施密特:饰演活在故事里的毒贩

爪爪:饰演厨师

 

 

 

第一场

布鲁克林码头

山姆威尔逊和莱利,扛着箩筐上。

莱利:今天的收获还不错。

山姆:又是一个美妙的日落。

莱利:马面鲀可以做成丸子配水果。

山姆:月亮上的那些坑洼是什么?

莱利:牛油果、苹果还是蛇果?

山姆:像恋人的酒窝。

莱利(叹气):老实说,有时候木偶人的脑筋都比你灵活。

山姆(笑):好吧,开玩笑的。我只是在模仿我们的大块头朋友,你今晚想吃什么?

莱利(笑):嘘,他来了!

史蒂夫(拖着渔网上):环形山是你的笑窝。

山&莱(叹气):他又开始了。

史蒂夫(托腮):甜美无比,凑近看却荒凉如沙漠。

山姆:(白眼)我看他比沙漠之鹰还凶恶。

史蒂夫:头发像海草一样垂落。

莱利:这话我怎么听着有些打哆嗦?

史蒂夫:脸颊像小龙虾剥开虾壳。

山&莱:别念叨了蓝眼睛的小恶魔。

 

 

史蒂夫(惊觉):哦嗨!你们也在这儿晒月亮?

莱利:我们知道初恋令人神往。

山姆:但你不能继续这样!

莱利:你不知道他姓甚名谁。

山姆:你不知道他来自何方。

莱利:他的腰里别着小刀。

山姆:后背有把蝎式手枪。

山姆:慢着,你盯着他的腰看了?

莱利:当然!他的腰线和人鱼一样漂亮!

山姆:眼珠啊!你不该折射其他人的光芒!

莱利:唇瓣像柔软的桃金娘。

山姆:难道你还想一亲桃金娘花的芬芳?

莱利(笑):看,爱情催生的妒火会让人心瞎眼盲。

山姆:合着你涮我啊?

莱利:只是打个比方!

 

史蒂夫:你们在吵嚷些什么事?

山姆:你不能再这样整天无所事事。

史蒂夫:我向来励精图治。

山姆:看看你空荡荡的渔网和船只!

史蒂夫:定是鱼儿中出了能避开诱饵的先知。

莱利:看看你皱成一团的衬衣袖子!

史蒂夫:那是因为右手这只也在想念左手这只。

山&莱:爱情真是曼陀罗花的毒汁,把我们聪敏的朋友变成了白痴!

 

史蒂夫(下,独白):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黎明,海面和镜子一样平静碧青。他就那样走来了,脊梁笔挺。他的枪法多么准,正中行凶者头上的红缨。他的拳法多么稳,揍得恶棍们大哭救命。

柔软又坚硬,略微沙哑却更加动听,他的声音比塞壬还迷人,让人忍不住侧耳细听。眼睛,比祖母绿还绿的眼睛,海妖的宝藏里也不会有更剔透的水晶!

但他最吸引人的不在于外表英俊,虽然说话冷冰冰,却字字熨帖,多么柔软的一颗心灵。

他对我说:“劳驾,借你船上的麻绳一用。”

还对我说:“谢谢你。”

我回答:“不客气。”

笨拙的嘴啊!我本该向他致以真挚的谢意,感谢他替我们惩治霸占码头的恶行。可我却结巴得像刚会说话的鹩鹦,支吾个不停。

唉,我们素不相识,他怎会明白我的一片真情?

 

第二场

小酒馆里

詹姆斯(看着酒杯出神)

侍者甲:先生,请问您还需要点什么?

詹姆斯:我需要尊重、理解、陪伴和信任。

侍者甲:好的,祝您的心愿早些成真。

侍者乙:在此之前,请允许我为您推荐今天的主厨烹饪。

侍者甲(瞥了一眼桌子上的小刀,使眼色):不如还是您自己想想?今天的鹅肝很肥美,小羊排也很鲜嫩。

詹姆斯(不满):我还需要安静!你们就不能让我在这儿待会儿,先去招待别的客人?

侍者乙(小声):当然,如果我们的两份菜单没有在您手中化为齑粉。

詹姆斯(回过神,抱歉道):真对不住,是我跑神得厉害,我待会儿会赔偿贵店的亏损。

侍者甲(送了一口气):谢谢您!

詹姆斯(心烦意乱):随便来两份。

 

主厨爪爪(端盘子上):产自北美的克氏原螯虾,竟在异国他乡风靡大河上下。

詹姆斯:请您说人话。

主厨:这本是被人鄙弃的劣等虾,因为其肉少又难抓,却因为东土的烹饪法,和特质的香料容光焕发。

詹姆斯:中土?配着莱戈拉斯的精灵面包吃?

主厨:东土,太阳升起的地方,这个季节盛开着凤凰花。

詹姆斯:听上去不赖。

主厨:最新鲜的原料,最详细的制作,味道一定会让您惊喜交加。

(主厨下)

 

 

詹姆斯(独白):

他的脸像虾壳一样红,是受了烈日的怂恿,还是玫瑰花逃出了花园里王宫?宽阔的心胸,啊,内外都是这样,看看他耀眼的金发,柔软又蓬松。

我从未觉得自己如此迷茫懵懂,像那只被驯化的小狐狸一样,渴望在他金色的发间做个美梦。

可为什么偏偏是他呢?我多希望这是一个乌龙。

我的主顾德高望重,而我又曾为了赞扬他的义举,允诺过替他除掉这名狡猾残忍的真凶。

比百合花还纯洁的面孔,心里竟住着恶龙?那双健美结实的手臂,将害人的白粉贩卖到巴西和喀麦隆。

水手和码头工,只是他披着的假皮囊。切勿被这些迷惑,傻乎乎地心跳脸红。

笑容里藏着阴谋,花蕊里埋伏毒虫,阴险可怖的恶人,让我看看你的真容!

 

 

第三场

码头

詹姆斯(愁容满面):人们总是如此蠢笨,做出的傻事惹得自己痛恨。远远打穿他的头颅岂不是方便?非要走到近前确认。

恰好看到恶霸仗势欺人,我竟像个愣头青一样忘了自己身份。这下暴露了自己的枪法,只能硬碰硬地正面杀人。

史蒂夫(纠结):我该打什么颜色的领带?

莱利:最好想想说什么好才算实在。

史蒂夫:双色冰淇淋能不能做前菜?

山姆:那甜品怎么办?

史蒂夫:红酒牛肉。

莱利:那主菜吃什么?

史蒂夫:俄罗斯甜菜汤。

山姆:汤喝什么才好?

史蒂夫:三明治!

莱利:主食吃什么?

史蒂夫:硬苏打起泡酒。

史蒂夫:我想到了,何必搞得这么麻烦?前菜、副菜、主食、甜品、汤——加起来正好是一碗汤圆。有馅料,有调味,有汤,而且很甜。

山&莱:他彻底吓疯了!

 

 

莱利:我们得请一个懂行的外援。

山姆:我向来走在约会风尚的前缘。

史蒂夫:你们确定这是一次约会吗?

山姆:那要看你今晚的表现。

莱利:否则他会告诉你:“你或许是一位迷人的绅士,但今晚只是普通的约谈会见。”

史蒂夫:你说约会的意思是约谈会见?

山&莱:我们去找娜塔莎帮你看看。

史蒂夫:喂!

(山姆、莱利下)

 

 

詹姆斯:年轻的施密特先生,您好。

史蒂夫:不客气,啊不,我是说,您好。

詹姆斯:施密特先生……

史蒂夫:抱歉!抱歉,我想我不姓施密特。

詹姆斯(心里):他还在继续骗我。撒谎!看看他熟虾一样通红的脸,分明就是传说中“红骷髅”的模样。

詹姆斯:没必要再隐瞒,我已经洞悉了你的秘密。

史蒂夫:他就要说出最终的结果了,而我却无能为力。

詹姆斯:我敬佩你的才干,我们就堂堂正正地比。

史蒂夫:他要和我比什么?他果然觉得我不配存着爱慕他的心意?

詹姆斯(掏出匕首):来吧,年轻人,让我看看你的决心。

史蒂夫:他要我做什么?用血来缔结誓言?用伤口来表明情谊?

詹姆斯(心里):多么不公平,我已经不再是无忧的少年,已经许久不曾如此动情,他的眼神多么纯粹,眼睫抖动,像雨后的蜻蜓。我却要亲手了结这条年轻的生命!

我永远不会伤害他,倘若他不是这样罪大恶极,即便要为此毁去我多年的信誉,即便要为此从杀手界除名,我也在所不惜。

 

 

娜塔莎(端着饮料上):嘿!巴恩斯小混蛋!嘿!罗杰斯小天使!

史蒂夫(机械地):嘿!

詹姆斯:你们认识?

娜塔莎:他是我堂姐的表弟的二姨夫的一担挑。

詹姆斯:我记得你说你是孤儿来着?

娜塔莎(小声):编剧改词了,她说今天是塞老师生日,让我排个喜庆的大团圆结局做开场。

詹姆斯:决斗不拍了?

娜塔莎:不拍了。

詹姆斯:暗杀也不拍了?

娜塔莎:不拍了。

詹姆斯:那接下来演啥?

娜塔莎:演你俩解开误会然后一起去拿皮鞋踢皮尔斯的屁//股。

史蒂夫(不满):嘿,别出戏!

娜塔莎:事情就是你看到的这样,饿狼爱上了无知的羔羊。狡猾的狐狸诬陷忠良,想看着两人反目,针尖麦芒。

幸好现在是暑期档,正义一定会得到伸张。如果你想看故事的后续,请收看后面几棒的午夜档。

 

剧终

山姆:说真的?你真觉得他的腰线比我好看?

巴基:废话

史蒂夫:当然

莱利:这个嘛……小龙虾还有剩的吗?来热热吃掉。

 





下一棒,01:00@FICTION  麦片

 

 

 


活动预告:布鲁克林大排档

来看看来看看!

盾冬糖果店:

我们的第一次活动:盾冬漫画八十周年“庆典”非常成功,感谢各位老师的辛苦劳作和朋友们的支持。


而今年,恰是队长和巴基在漫威宇宙和大家见面的第十年。(上映时间7.22,国内首映为九月初)得益于Chris Evans和Sebastian Stan两位演员的精彩演绎,这两个角色也在十年中让不计其数的人感动、敬爱。


2021年8月13日,也就是塞包生日这一天,我们决定以24小时不间断产粮形式为他庆生。


希望我们深爱的角色在各个平行宇宙里幸福、自由。


也希望Seb能在未来创造出更多像漫威影视版冬兵这样鲜活、迷人的角色。


[桃:为啥我过生日你们不搞?


我:因为没放暑假呢大家都没空(被打飞)]


开玩笑哈,但是的确得解释一下,因为参加的老师比较多,每次活动的具体节点选在什么时候,需要协调大家的时间安排,绝并不存在厚此薄彼的情况。




这次活动的主题为:布鲁克林大排档


即每个参与者用自己的方式(文字、绘画、手书等)围绕任意一种食物进行创作。


以下是今晚的菜单:




0:00


@紫灰山主人  (十三香小龙虾)




01:00


@FICTION    (麦片)




02:00


@tosakura    (价格高出天际的小蛋糕)




03:00


@S.Srien    (芝麻汤圆与花生汤圆)




04:00


@清香滚烫地沟油   (三明治)




05:00


@!    (棒棒糖)




06:00


@青阳正辉   (奶油蘑菇浓汤)




07:00


@Fe铁    (小熊软糖)




08:00


@光雾     (拉花咖啡)




09:00


@Sian   (酒)




10:00


@彗心一笑    (糖葫芦)




11:00


@sty.鹿饮溪.    (草莓)


@illuminat_      (吐司煎蛋)




12:00


@嗅嗅很高兴    (李子)




13:00


@庭前     (冰面包)




14:00


@陌陌陌霁    (西瓜)




15:00


@白山雪来    (玉米淀粉肠)




16:00


@一只杨一      (大白兔奶糖)




17:00


 @城隍森林  (双色冰淇淋)




18:00


@一口吃下一大包   (曲奇)


@一个冷库     (热狗)




19:00


@尔东   (冰淇淋红茶)


@L>z!   (冰块)


@梦境种植园   (拐杖糖果)




20:00


@苏以文   (俄罗斯甜菜汤)




21:00


@Zenobia季诺碧亚   (红酒牛肉)


@捏可neko(我代发)  (小蛋糕)




22:00


@卓子zora    (意大利面)




23:00


@Christian Evanstan @无阿毛不桃包 两位主厨共同完成(奶茶 第二杯半价)


[后天就是七夕节了,有人陪你喝第二杯半价的奶茶吗?没有的话可以打包寄给我(不是)。]




24:00


@沉炣 (硬苏打起泡酒)


@焦小明月(代发)   (粮食)


@彼亚乔    (绿豆芽)













吐槽

难过,淮上最新这一本写的是个啥啊我的天……

大半夜开晋江发现她更新了一章剑名不奈何的番外,简直看麻了🤧

整本写得都不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作者不擅长这种背景和风格。因为之前很喜欢吞海,所以对淮上一直有种“只要你写我就一定会追”的信任,除了个别古早篇章不对我的口味之外基本上全看完了。

orz写的是个啥是个啥是个啥!从头乱到尾!

(有朋友喜欢这一本的话我很遗憾,你装没看到吧别打我哈哈哈)